关键字查询:
 
明星汇
 
光荣地带 首页  光荣地带  明星汇  

花开的声音

――记江苏省教科系统“五一巾帼标兵”、南京理工大学理学院教授  沈中华

作者:

 

“写我,你一定会失望的。”刚坐在她那间装满书的办公室,沈中华老师就快人快语地告诉我。

其实,今天的她,和平时在校园里见到的明显不一样,平日里,我们经常在校园的路上有过无数次的“偶遇”:骑车飞快地插肩而过,身后留下她响亮而欢快的招呼声。今天的她,一件玫红短开衫,内衬一件小花宝蓝背心,脖子上挂着一件漂亮的同色系的蓝色蝴蝶项链,浅灰色的西裤,这一身衣服干净,利索,明媚,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分外亮堂。

 “你改变了我对你的印象”我和她开着玩笑,因为平时她是深色衣服更多点,“这说明自己感觉不年轻了,所以开始尝试一些亮色。”她笑着给我递过一杯咖啡。

她说的不年轻了,是她今年刚好四十岁。这样的言语,突然让我想起,四十岁的女子,不真如那朵最美丽的花,在花开的不同的阶段绽放出不同的姿态吗?

这是一朵明亮的花

老师是吴江人,标准的江南女子,“不过我是苏州人中的异类。”她这样归纳自己,“和苏州人说话的温柔相比,我讲话更加直接。嗓门也大,我上课即使不用麦克风,坐在后排的同学都能听到。我做什么事情都很快,风风火火的” 老师很快就笑了:“我老公说,我不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因为讲话一点都不温柔。”

这样的性格,在她的成长路上,显示出更多的明亮。

1994年从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因为同班同学的男朋友留在南京工作,她想得也很简单,只要留在南京,这样她选择了攻读南京理工大学军用光学专业,“因为自己喜欢应用基础研究,又比较喜欢光学,所以选择了军用光学这个既有应用又有基础研究的专业。”就这样,就一直顺风顺水地读下去了。

1996年,因为硕士期间成绩优秀,她提前攻读博士。

1997年,她结婚了。

19993月,博士毕业,同时进入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系博士后流动工作站,师从张淑仪院士从事光声学研究。

20014月。博士后出站,同时任我校信息物理与工程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是激光超声,同年,儿子出生了。

2006年,晋升为教授,那年她33岁。

2007年,被聘为博士生导师。

顺风顺水,在老师看来都只是自然的,“我觉得自己挺适合做研究的,比较符合自己的性格,没有考虑过太多现实的考虑,我喜欢顺着自己的兴趣,努力地去做。而我的性格也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谈到工作,她的脸色和声调都变得亮起来。

这样的目标和要求,让她拼命的工作。

刚刚工作的那几年,因为科研刚刚起步,教学任务也很重,几乎所有时间都是放在了工作上,几乎没有节假日和休息天。“我没有其他想法,作为引进人才来到学校,学校提供了很好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我总想做得更好,不辜负学校和别人的期望。”时间是有限的,她只有和自己拼了。儿子的到来,让她的人生又多了一个崭新的角色母亲,就像她说的一样,做什么都要做好。做妈妈她也一样。白天有老人帮着,“婆婆分担了我所有的家务,我现在对她依然非常感激。”晚上她就自己带孩子,每天工作完肯定要陪儿子玩一会。哄儿子睡觉是每天必做的功课。同时也给自己定好闹钟,“不然我也会睡着了”,10点左右闹钟响起,她起来继续工作,对年轻的她而言,过了12点才睡是很正常的事情。

2002年底,德国“克虏伯”基金会在国内要选拔10个学者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而看着才满两周岁的儿子,沈老师犹豫了,去还是不去。好在对于这个难得的机会,老公和婆婆都全力支持。 2003年初,她踏上了飞往德国的飞机。

在德国一年的时间里,她只请了三天假,利用三个周末,去了瑞士、柏林和巴黎看了一下,其他的时间都在实验室里泡着。沉浸在自己的科研世界里。“因为那里的实验条件太好,我舍不得浪费时间”。她的付出换来了广泛的认可,在她满了一年之后,德国海德堡大学的导师希望她能延长在德国实验室的研究时间。她说,我要回去了,她要回国开始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和科研平台。后来,双方想了一个折中的方法,由德教授提供费用,先后三次邀请她又利用暑假时间继续在海德堡大学进行23个月的合作研究。在德国期间,老师和来自世界各国的同行们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其中来自俄罗斯科学院通用物理研究所的一位研究员现在已经成为南京理工大学的高端引进人才,每年都会在南京理工大学进行23个月的合作研究。

 “刚开始去德国时,我说我来自南京理工大学,很多人都以为是南京大学。现在,他们终于知道我们南京理工大学也在做激光超声这方面的研究,并且有了一定的地位和影响。”说到这,老师很开心地笑了。这个时候,能看出来,这个四十的女人,绽放出的,是那朵最美的事业花。

这是一朵女人花

  “我最欣赏的女性,是那种能很好地处理好家庭和事业的女性,只是这要牺牲很多自己的时间。”

说到自己的家庭,她的语速明显地慢了下来,脸上的线条也柔和起来。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现在想起来,也想不来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啊。”她笑地很无邪。就像怕我不相信,她还特意补充说,真的啊,就那么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啊。

她的快人快语带着我飞快地回到了她的大学时代。大学时代,老师在南京师范大学物理专业学习,这个专业女生相对比较少,两个班90多个人中,女生只有20多人。成绩一直很优秀的她,喜欢坐在前排听课,老公是他们班的班长,“开始是几个人一起玩,后来就变成两个人一起了,自然而然的,到了大三,两个人自然就这样了,也没有啥表白。”在她的讲述中,我感受到了他们的青春。“大学毕业,男朋友留在了南京工作,我也选择了留在南京读书。”

在德国的一年里,她没有回国,老公和孩子也都没能过去,虽然经常能视频,但是对儿子的思念还是很强烈的。

2004年,走出浦东机场,老公特意带着三岁的儿子孩子去接沈老师,看着手里拿着一支玫瑰的儿子胆怯地躲在老公的后面,眼巴巴地看着我,“这感觉就像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我的心里酸酸的,而那朵玫瑰花,也是老公第一次送的花。”她的眼神很快地淡了一下,但是很快,她扭转了自己的思路。现在很多年轻人依然会问我,要不要外出,我还是会劝他们,能出去就出去走走,那样对每个人的眼界开阔有很大的好处。

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12岁了,提到儿子,她的眼神欢快,这是一个美丽的母亲绽放出的最美的花。

 “我从来不多过问儿子的事情,很小的时候,我就培养他的独立能力,因为男孩更要能承担。从上学的时候开始,我更让他对自己负责,从来不过问过细的东西,甚至是老师要求作业签字,我也是能不签尽量不签。”

在她的培养下,儿子和她一样,做事特别认真,“和我一样,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好。”事实也确实是。她的儿子喜欢羽毛球,打得非常好,同样喜欢羽毛球的老师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喜欢长笛,喜欢英语,“我让他顺着自己的兴趣来,他就会做得很好,我要做的就是给他提供各种成长的条件。”

因为要顾及事业,顾及家庭,所以自己牺牲的就多了点。很多时候,老师的衣服都是陪儿子在外面上课的过程中买下来的。“不过现在好多了,因为团队里很多事情都已经越来越好,我的节奏也比原来要更加容易把握了。”

这是一朵幸福花

老师看来,幸福其实很简单,除了独立拥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圈子,能和儿子,老公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老师从来不愿意简单地做事业的强者,女人总是要照顾家庭,“每周一天,我和老公都会带儿子出去活动一下筋骨。每个暑假,也会全家到海边,安静地呆上一个礼拜,让自己充分休息,也好好享受家庭的温暖。”

而因为在国外生活过,老师的中西餐都能做得很好。因为老公是军人,经常不在家,休息的时候,她会看看美食网,“研究”怎么给儿子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每当看着儿子一边静静有味地吃着她做的美食,一边问妈妈怎么不开个餐馆,“这是儿子对我的最高的评价”

 “这样行了吧,”在她的讲述中,她不停地问我,当我结束自己的采访,她松了口气一样的站起来,临走,她拿出一盒咖啡,“这是我从巴西带回来的,听说那里的咖啡很好,你尝尝呢。“她像完成了一个任务一样轻松地笑了,完全没有了那种风风火火的感觉。

每朵花都有每朵花的姿态,不只是婉约是种美,也不只是简单的轻言细语是种美,老师让我感受到,事业和家庭都处理好的幸福女人,才是那朵怒放最美的女人花。而我,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依然听到了花开的过程中,那种最好的声音。

版权所有:南京理工大学工会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孝陵卫街200号41幢 邮编:210094 南京理工大学 联系方式:025-84315243
您是第 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南京博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